李双红
养老课题调查研究员

我在日本研究养老产业,即将进入超高龄社会的日本如何养老,问吧!

最新数据显示,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达3588万,占总人口的28.4%,居世界之首,这也标志着日本即将进入超高龄社会。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国家,自1970年起,日本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将这一问题称为“国难”。
不断攀升的老龄人口比例,不仅使得劳动力严重不足,也给日本的养老服务带来了很大挑战。自1970年代至今,日本养老产业经历了萌芽期、增长期、爆发期和成熟期四个阶段,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产业。我是修完日本筑波大学博士课程的李双红,在过去几年内,我从事专业照护、专护人才培养、日本介护制度保险制度等课题的研究,关于日本老龄化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和应对措施,欢迎向我提问!
16k
焦点 2019-09-1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55个回复 共6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2019-10-05

日本有没有“以房养老”这样的情况?

李双红 6天前

日本的以房养老
1981年东京都武藏野市导入为起始的一种融资方式。厚生劳动省创设了以都道府县社会福祉协议会为主体的“长期生活支援资金借贷制度”2002年12月改为“不动产担保型生活资金”。
此外信托银行等金融机构推出相关商品。
买房公司也参与其中,利用这种模式售房。但是由于日本根深蒂固的“家屋无价值”的文化,当时中古房市场不是很活跃,因而多仅以土地作为担保价值。独户住宅(一户建)作为主要对象商品,商品房等集体住宅不作为担保对象。
日本也有把房屋留给子孙的文化,另外泡沫经济期由于担保发生过很多问题,只限定价值较高的房屋为对象。
除此以外也产生了诸如Reverse mortgage·住房贷款的新型商品。采用用即将入住的商品房作为担保,原有价格的约一半价格进行融资、去世时所融资金与房价进行相互抵消,返还时只需支付利息。
2003年后,厚生劳动省补助借贷原资的三分之二,至此“长期生活支援金借贷(Reverse mortgage)”制度在全国实施。
Reverse mortgage老年人居住的房屋或土地等的固定资产进行担保,以一次性或定期接受融资的方式,所融的资金在去世、移居、继承等情况下终止协议时对所担保的固定资产进行处理,一次性返还所融资金的制度。
住宅处理的方式有两种:担保型和权利转移型。美国是“担保型(HECM)”,法国是“权利转移型”,日本属于“担保型”。

请问,日本有没有ccrc类似的概念?中国的ccrc您怎么看?

李双红 2019-10-02

【日本版CCRC】
1996年前后,日本福岡県朝倉市是日本全国最早引入CCRC模式的地区。当时花费300亿日元进行打造,预计1000人入居,结果前来入居仅200人。原本计划的一些配套设施也位能够实现。该区建设10年后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原本健康入住的老年人中需要接受照护的需求越来越多。由于当地提供服务中心人员不足等问题,很多入住者不得不选择离开。
再有为了促进地方上低迷的经济发展,国家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发展CCRC模式、例如新泻县的南鱼沼市。根据规划,预计建设可供400位健康老人入住的CCRC模式中的住宅,该社区中以大学为中心建设,便于入住的老年人终身学习,同时配套建设照护机构等设施。但是本地区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老年人照护机构不足,导致一些老年人担忧未来入住后需要照护时没有可以接受的照护机构。
日本的CCRC的特征是不像美国的CCRC接受的主要对象为富裕人群、他们面向普通收入人群也开放。另外、日本是以公共医疗和介护保险制度中的照护体制为主、一旦需要医疗或照护时不能保证可以接受相应的服务。
因而一些专家建议日本化的CCRC根据地域特色建设一些小规模的CCRC,活用闲置房屋、废校、大型商业店铺等,同时对医疗机构、照护机构进行合理配置整合,设置相应的活动场地,创造开放型的CCRC,促进老少可以互动、交流的环境。
【国内的CCRC】
没有做系统调查,前两年听说有借鉴美国太阳城建设的项目,据说运行的不是特别好。不过近年有专业的朋友说一些类似“太阳城”的项目不错,推荐我去一定要去看一看,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我的感觉随着大家对养老意识的不断提高,我国的CCRC项目在一些资源(交通、医疗等)占优势的地区会发展不错。另外、我认为咱们的CCRC模式根据地域特点也需要本土化、地域特色化。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你好。请问如何引导民营资本介入养老产业?更进一步讲,如何保证盈利。

李双红 2019-10-08

1、引导问题
近年咱们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政策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养老行业。这是一个很好的和很有力度的引导方式。已经有很多行业陆陆续续的介入到养老产业的大军中来,从衣、食、住、行里对于老年产品或服务的逐步转向就可见一斑。只是很多行业还没有非常清晰的划分出作为养老产业中的“老年”需求做进一步需求供给与市场挖掘。这里面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市场是跟着需求发展而来的,很多企业敏锐的发现了这一趋势一定会做相应的调整,有的行业不需要特殊的引导。
但在这里我倒是想提及一下养老产业中的再细分的一个领域:照护产业。现在已经有很多企业进入照护产业领域,这两年咱们国家在政策上也不断的进行调整,鼓励或放开民间资本参与其中。在这个产业里面自不必说在国家政策引导下已经进入的比如房地产开发、建筑业、餐饮业、保险业、家政业等,其他的诸如出租车业等也将是是养老行业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今后对于其他想进入该行业的企业,除了政府有在扶持政策、补助、资金等方面的引导之外,我认为需要根据自身原有资源优势进行合理扩展和配置,深入探讨养老中的需求。用一个具体案例来说、日本有一些养老照护人才培训学校,经过多年的发展培养出一批照护人才之际布局开设养老院,开拓养老用品租赁业务,人才派遣业务等。通过一个点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再比如有一家原先是氧气瓶供应公司后期发展开设高端养老机构等。总体看这些企业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与照护产业有多多少少关联的,后期进行业务的拓展与延伸。
咱们国家放宽政策,今后在实施过程中的各部门的联动,地域联动,多行业联动等方面也需要有意识的加以引导。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泰然2019-09-23

请问,中国养老现状如何?养老行业还有哪些风口?

李双红 2019-09-25

1、国内的养老现状,根据我的观察,我认为有以下的点:
a 相比较下来一线城市养老走在前面
无论是政策扶持力度还是协作资源、专业人才等相对比较集中。
b 二、三线城市中也有不错的养老企业,多以医护结合的形式的“护理院”相对不错。另外就是相关企业连锁的养老机构做的也不错,但是在入住率上比“护理院”要低,专业人员配置也比较薄弱。
c 很多地方在建设养老机构的时候过于重视硬件打造,软件服务重视程度与养老服务行业发展需求不匹配。
d 一些地区对当地人口结构、人口发展趋势分析、本地资源优劣势、城市发展规划目标、当地养老文化等不做综合分析调查,多以老年人口数量(老龄化率)来规划床位数。我看到过很多很有规模的项目前期花了重金打造硬件设施,中途资金链断裂或者开设后入住率过低。所以有很多人认为养老难做,我认为从提供服务的角度来说,重点发展服务内容,丰富服务的业态才是养老的本质。
e 很多花了时间精力开发的养老应用软件不实用(建议做养老软件开发人员在养老现场实际工作体验),应用软件时用来提高工作效率,辅助提高服务质量,简化工作上不必要的人力消耗,服务完善的背书,服务人员的工作管理系统、接受服务人员的服务内容管理等。
f 普遍的无论是养老机构还是大众对认知症认知不足。近两年虽然有所好转,有些企业或家庭在照护认知症老人中遇到实际困难,可以咨询的专业机构不足。
g 认知症预防方面大家还没有足够的重视。
h 养老专业人才严重不足。照护人才、预防人才、用品研发人才、养老管理人才国内对这方面相对比较重视)等。
i 在一些机构考察时,感觉工作人员挺多,就是真正做专业服务的人不多。相反的另一个现象是有些机构人手不足,一人多职。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oxford2019-10-04

日本中产阶级退休后他们的退休金能不能支撑他们住进私营养老院?

李双红 2019-10-08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2019-10-06

日本老人多而高寿,与完备发达的医疗保障和健全的养老体系有关?

李双红 2019-10-08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9

2008年12月赵斗淳绑架性侵了当时年龄为10岁的小女孩(小学3年级),该事件在韩国社会引发了对凶犯的处罚力度的争议,发现了酒醉后即使再恶劣的犯 罪也会减刑的“酒醉感警”的漏洞,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最后促进了法律的修改与新设。
一 审 判 决判处罪犯有期徒刑12年。大法院量刑委员会以性犯 罪量刑标准为由 (13岁以下未成年人强奸伤害案件的标准量刑为有期徒刑6~9年,加重处罚7~11年),检察官没有上诉。
酒醉属于身心微弱的漏洞。当时刑法第10条规定 “对因心神微弱而没有辨别事物能力的,不给予惩罚(1款); 辨别能力微弱的则减刑(2款)”。 该条款中的“心神微弱”不仅指精神疾病,也包括醉酒者,因此出现了“醉酒后犯 下 的罪 行”在法律上可能成为减轻处罚的理由。
赵斗淳在抗诉审(二审)称,被判12年有期徒刑的一 审 量 刑过重,二审以及三审都驳回了上诉,维持原判。
成为争论焦点的问题是检察官认为根据《性 暴 力 犯 罪的处罚及受害者保护等相关法律》,罪 犯不能被判处无期徒刑,因此适用了刑法中的强奸伤害规定。但是根据2008年6月13日被修订的《性暴力犯 罪的处罚及受害者保护等相关法律》第9条,对未满13岁的未成年人的强奸伤害罪可以被判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该事件之后,法律进行了修正。自此,对于儿童性 暴 力 犯 罪等,饮酒或药物不可以“心神微弱”为由减刑。后因2018年江西区网吧杀人事件,彻底废除了身心微弱的义务减刑制度。此外,为应对赵斗淳的刑满出狱,韩国政府于2018年4月15日出台了《对特定罪 犯的保护观察及电子装置附着等相关法律》(也称赵斗淳法),并于16日施行。根据该法案,曾性侵未成年人的罪 犯在刑满出狱后将被命令佩戴电子脚环,限制其居住地区,禁止接近特定人群,并将受到保护观察官的一对一监视。故其出狱后将配戴电子脚环被全面监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